久汀_汀汀

此号作废,别关注啦



我有一只全世界最好的猹猹

【喻黄/伞修】长生-03

  明明这一回想出现回忆杀然而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依旧没有回忆杀……不过回忆杀一出场也就少了伞修的戏份吧(摊手),lo主依旧脑子有病完全忘了古风要怎么写……还请各位不要介意(深鞠躬)

  另外其实长生这篇文呢……是想写一个系列的,主CP是伞修喻黄周江韩张双花之类,大意就是伞修相伴走天涯,一路遇见各种奇葩……

  黄烦烦刚出场就是亡魂状态其实是因为私设如山(lo主以趴下)……喻黄篇的BGM是梦璟SAYA的【十六夜的樱丘】和【凭心错】,有听过原曲的请务必给lo主留言( •̀∀•́ )

  至于傻白甜……我会尽量的( •̀∀•́ )

  以上废话。

  以下正文。

——————————————————————————————

  那蓝衣亡魂愣了一愣,这才发现原来叶修和苏沐秋注意的重点并不是自己所强调的“卢瀚文的菜品”,而是对其的称呼问题。他静下来观察了两人不善的脸色,觉得并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就叫他小卢,怎么?”

  苏沐秋微皱起眉头。之前听过郑轩等人也一直是这么称呼卢瀚文,自然便是熟人之间的亲密称呼。若是像他与叶修一样和卢瀚文半生不熟的,最多也就是叫他一声“小卢公子”,毕竟太亲近的呼唤有时并不是一件好事。

  “哟,叫的挺亲密啊。”

  叶修活动了一下手腕,却出人意料的收起了原本张扬着杀意的却邪:“不过说到底你还挺有能耐的,要不是你刚刚看到那些黑炭导致反应太过激烈,我还真看不太出来原来你一直在偷窥余府啊。”

  “什么叫偷窥?!”蓝衣亡魂一听这话立刻翻脸,浓郁的阴气伴随着地府的怨灵叫嚣声扑面而来。苏沐秋刚要下意识的举起千机伞,却被叶修按住胳膊动弹不得。

  “……阿修?”

  苏沐秋回头看着叶修,语气中透着满满的疑惑。叶修只对他笑了笑,像是在哄孩子一样:“沐秋乖,别闹,等会儿回去之后还要吃黑炭呢。”

  “……”

  苏沐秋心说到底是谁他妈在闹啊?!

  “况且沐秋大大忘了之前还说要试试晚上到底谁叫的更大声?”

  “……”

  苏沐秋心说真是日了狗了叶修你等着今晚跪在身下哭着求我吧。

  叶修心满意足的欣赏着苏沐秋丰富多彩的表情变化,末了才扭过头来对付起这只旁观多时的亡魂:“那么在说出你的故事前,先报上名来吧。”

  蓝衣亡魂一听这话立刻就双眼发光,全然没了不久前阴森森的气息,反而映衬的一身灿烂光芒:“哎哎哎你怎么知道我是个有故事的人啊?少年你骨骼清奇我很看好你啊,看你这身气质又带着个相好的走江湖大概也不是立志要修仙的?这就对了嘛修仙什么的多无聊是不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这话说的真是太有道理……”

  叶修面不改色,反正打从一开始他就明白了这只鬼有多能说。

  苏沐秋面如死灰,从小到大他第一次觉得叶修不爱自己了,居然敢当着外人的面脸不红心不跳的调戏自己。

  大约是自己讲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对面两人有一言不发却各自心怀不轨。那只亡魂终于想清楚自己应该先把这段故事好好倾诉给两人听,说完之后他还等着去尝尝小卢的手艺呢。

  于是他说:“我叫黄少天。”

  说完之后居然小心翼翼的观察起叶修和苏沐秋的脸色,看到两人不约而同的露出震惊的神情时他就哈哈大笑:“怎样怎样?本将军的名号是不是足以让你们这些凡人跪拜?”

  再震惊的神情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坦然如叶修变早已能接受任何情况:“实话告诉你吧,我和我媳妇儿之前还遇到过你们蓝雨王朝的开国皇帝魏琛。”

  “……魏老大?哎哎哎和我说说呗好久不见他了我好想他的!他过得怎么样啊啊啊还是那样的猥琐吗?”

  “还行吧,我和他聊的挺开心的,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最后我还免费送他去下一世投胎了,依他的愿给他找了个好人家投了。”

  “哦哦那就好,魏老大生前就说过下辈子一定要平平淡淡的过完普通人的一生。”黄少天满意的点点头,上前几步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虽然你人长得确实欠揍了点,不过看在你也是魏老大的朋友又给他投了个好结局的份上,我决定原谅你的面相啦交个朋友吧,你和你媳妇儿都叫什么名字啊?多大年纪了?是出来私奔呢还是名正言顺的相伴闯天涯?怎么就这么死皮赖脸的赖在文州家里了呢……”

  苏沐秋听不下去了。

  一直将自己定位为叶修相公的他觉得无需再忍,于是一把扯过叶修圈住腰,紧接着便是十分认真严肃的看向黄少天,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在那之前,请你先告诉我和我媳妇,你说的文州到底是谁?”

  黄少天有点不好了,并不是因为看到了苏沐秋气势十足,也不是因为看到了叶修的别扭,而是因为苏沐秋如此理直气壮的问出的问题:“你不是吧?哎你有没有读过史书有没有一点基本常识啊?你居然不知道喻文州的名字?!”

  苏沐秋:“……余闻?怪我咯?”

  叶修:“呵,我早就猜到了。”

  黄少天:“喂你们够了啊,我忽然觉得我眼睛疼。”

  叶修哼的一声笑了出来。苏沐秋叫他挣脱了自己便也不再说些什么,这来来回回的折腾走了不少时间,菜估计都要凉了。这么一想他就收回了千机伞,朝着黄少天耸耸肩:“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大概知道了是什么情况,你们也不容易。我和阿修说好了的,不灭有情人。”

  可能是苏沐秋此人相貌温和清俊,乍看之下很有种和喻文州相似的文雅气息,因而黄少天对他的好感明显比对叶修要高:“不过你们就算想灭也灭不了我啦,毕竟我都已经不存在了不是么?”

  苏沐秋想了想:“你说的好有道理。”

  黄少天点点头:“你是不是无言以对?”

  叶修抖抖烟竿:“要不先回去吧?再不回去菜就真要凉透了。”

  “行。”黄少天没意见,“头一次觉得道士也不是这么讨厌嘛,反正这府上上上下下就你俩能看到我,不如晚上我去找你们聊聊?顺便和你们说说我英勇的当年,你们也给我说说魏老大?”

  叶修嗯了一声,难得爽快的应了下来。苏沐秋明白这是叶修拐弯抹角想赖掉今晚的事,想着反正来日方长那就忍忍吧。

  空间散裂的瞬间,叶修听见黄少天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的开了口,然而透着浅叹声的话语明明是早已斟酌多时:

  “记得先帮我问问文州……这些年可曾记得过少天。”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久汀_汀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