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汀_汀汀

此号作废,别关注啦



我有一只全世界最好的猹猹

【双十一点梗】嘿!马猴烧酒!(性转出没)

依旧不会圈人的我……有小天使来告诉我怎么圈人么?【跪地哭】

第一次尝试西方魔幻paro,还请不要介意渣文笔。【深鞠躬】

CP方王。

方神的提前生贺。

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

  在远古的荣耀大陆上,住着一位魔女名叫方士芊。

  魔女方士芊虽说是个魔女,然而她的正职却是个医生。作为荣耀大陆的首席医疗师,方士芊精通中西结合药到病除,谁用谁知道治不好不收钱做的是良心买卖附赠刷个武力值,因此找方士芊看病的人远远多于找她祈愿的人。

  “伟大的神之女啊,请赐予我诸神的光辉,将恩德遍布在这片被神眷顾的大陆上……”

  “说人话。”

  “我骨折了,帮我看一下。”

  “啧。”

  方士芊随手甩开原本盖在脸上用来遮住太阳的古书,从摇椅上站起身,拎着裙摆踏着细高跟就这么噔噔噔的大步迈到林洁面前,仗着高跟鞋造就的强烈身高差优势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师姐:“怎么搞的?多大的人了别告诉我这是你不小心摔到悬崖下弄的?”

  林洁点点头:“真是我不小心摔到悬崖下的。”

  方士芊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麻溜的从一旁的抽屉里翻出绷带,三下五除二给林洁包扎好之后拍了拍手:“行了你说吧,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

  “……真没事儿,士芊你今天脾气怎么这么爆?每个月的那几天?”

  “少糊弄我你以为我是山那边轮回那儿的孙三岁?”方士芊重新躺回摇椅上,翘着二郎腿晃荡着,“遇见哪个小帅哥走不动路了?从实招来咱们还有希望提前上门提亲。”

  林洁说别啊士芊你这么说就俗了。

  方士芊说哦那就是哪家的小美人?来嘛来嘛说出来听听嘛好歹也是咱们微草的准媳妇是不是?

  林洁保持着迷之沉默。

  然后她说嗯,这个人你也认识。

  方士芊心里忽然咯噔一声。

 

  所谓人生无限好哪能没初恋。

  方士芊此人道貌岸然远看御姐气场十足近看可鬼畜,当年万花丛中过也是采得一手好花不留情,从此大陆上留下了魔女鬼魅的精分传奇。

  但常言道的好,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方士芊不抬头看就真的不知道苍天饶过谁。

  治疗老流氓栽在初出茅庐的小魔道的手里还是个没多少人知道的秘密。当年没皮没脸的方士芊对于天生异象的小妹妹王婕希可谓是一见钟情,光是冲着王婕希那瞬间将魔女自古平胸影响挽救的欧派,方士芊就惦记了好几天。

  林洁对此呵呵一笑。

  奈何王婕希真真是魔道学者中的一大良心。两人初遇那年大陆上一片撕逼混战,方士芊横竖不站邪不站正,拽成二五八万。

  凑巧的是刚出道的新秀王婕希小姐也是不站邪不站正,天天骑着把扫帚就在天上飞来飞去,看的两边盟军心里痒痒的但又不好一个炮给她轰下来。

  方士芊说你跟我混吧,包吃包住还送你一个老婆。

  王婕希十动然拒,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提升自己不断修行,以此来让这个大陆上的人明白一个道理。

  方士芊顺着话就问她是么那是什么道理?

  王婕希淡然一笑,眯起的左眼似乎带着点少女的俏皮——哦,这个俏皮只是方士芊眼中自动过滤的幻觉而已。

  她说我要让那些人知道,他们的奶奶不是什么搞来搞去的战法,而是个魔道!

  方士芊:……

  后来的王婕希就这么带着作为一个马猴烧酒的光辉奔向了广阔的天涯海角,凭借着那把叫做“灭绝星辰”的扫帚抽遍整个大陆,一路顺带着跟蓝雨那儿结下了不浅的梁子,据说原因是蓝雨那儿的剑圣姑娘嘲笑她是个没人追的大小眼儿。

  呸,大小眼怎么了?这叫别样的美。

  方士芊恶狠狠的在心里把剑圣姑娘和她家的手残术士骂了个遍,才觉得心里出了口恶气。

  不过说实话,王婕希十六岁外出闯荡,到现在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了,还真特么是单身贵族优雅到现在。

  大陆上一直传言她行踪不定爱好不定打法不定性取向不定……总之就是除了一个名字一张脸还有一把扫帚之外,其余都是不定。

  这就给方士芊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终于有一天的夜里,跑去和某个猥琐的老术士喝完酒的方士芊一脚踹开微草大门,冲着林洁一边傻笑一边举着空荡荡的酒杯:“哎,我跟你说,我发现王婕希那姑娘就是我心头的朱砂痣。”

  林洁当时就懵逼了。

  林洁说哦,那谁是白月光?

  方士芊手一挥显得特别大气,颇有种看破红尘的洒脱不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她的爱!”

  林洁说哦,呵呵呵呵呵呵。

 

  所以林洁今儿个出门遇见了王婕希,其实内心是十分复杂的。

  王婕希正站在山崖那儿看风景,还是最开始的那身打扮,魔术帽上缠绕着闪烁着银光的藤葛,魔道学者统一标配的长披风在那儿迎着风飘啊飘,很有种仙风道骨的味道。

  林洁咽了口口水,心里暗自揣摩着同为魔道怎么自己看起来就像个操劳来操劳去的知心麻麻,王婕希怎么就成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白莲花。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讽刺的意思。

  ——主要都是因为方士芊实在太熊了,你要是让王婕希摊上方士芊,说不准也得堕落成家庭妇女天天跟在她后面收拾烂摊子。

  这边的林洁还在考虑,那边的王婕希已经从面对高崖上换了个角度,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林洁。

  王婕希:……

  林洁:……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王婕希内心OS:这不是林洁么?怎么左手一块抹布右手一块肥皂?扫帚呢?扫帚呢?身为魔道必备的装逼神器扫帚呢?

  林洁内心OS:我嘞个擦真不愧是征服方士芊的女人这双大小眼还是这么独特……等会儿她怎么这样看着我?

  林洁顺着王婕希的目光低下头,然后发现自己现在一手抹布一手肥皂,胸前还系着满是污渍的围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经的魔道。

  “咳。”林洁假装清了清喉咙,“方士芊。”

  王婕希在听她报出这个人名后立刻了然,点了点头觉得还是有必要问候一声:“你们最近都还好吧?”

  林洁的眼珠转了转:“不太好。最近叶秀又在兴风作浪,黄韶甜和喻雯州没事儿就喜欢跑到我们这儿来,每次她俩一来就得耗费掉我们微草一大把火柴,搞得我们现在都没法过冬了。”

  “哦。”王婕希看起来很心疼的样子,“这些年难为了林前辈你一个人照顾方前辈,单亲麻麻不好当啊。”

  林洁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劲:“慢着,说得好像你也有类似经历似的……”

  王婕希再次点点头,也没管林洁瞬间惊讶的眼神,示意她回个头看看身后。

  ——那里还站着个小小的姑娘,看一身打扮也绝逼是个魔道。

  林洁惊呆了。

  之前谁和她说王婕希还是个美少女战士的来着?这特么明明是个已婚麻麻带着孩子勇闯天涯啊!

  “这……”

  林洁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孩子一摇一晃的朝王婕希走去,走到林洁面前时还停住脚步想了一会儿,最后软糯糯的开口叫了一声“阿姨好”。

  林洁顿时泪流满面。

  同样都是带孩子的魔道,差别怎么会这么大?!

 

  最后林洁讪讪的和王婕希挥手道别。冷风吹的林麻麻心里好苦,她发誓回去之后一定不把方士芊吊起来打。

  “对了,林前辈——”

  风中传来王婕希的声音,清亮中透着柔和,一点也不像传闻中那样狂霸酷拽叼,“改天有时间的话,我带着樱婕去微草可以吗?——”

  回答王婕希的是“哧溜”一声的惨烈。

  林洁因为冷不丁听到这样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而太过激动,脚下没注意直接抹了油似的一滑,轰轰烈烈的从半山腰一路坑坑洼洼的跌下。

  王婕希默默的捂住了高樱婕的眼睛。

  “好——”

  隔了老久才听见林洁的回复,这让王婕希觉得很是愧疚,刚想骑着扫帚带着林洁飞到不远处的霸图去找张心洁,但转念一想微草那儿不是有方士芊嘛,怕什么。

  王婕希被自己的机智打败了,满意的点点头,骑上扫帚之后抱起高樱婕,自由自在的向着天空飞去。

  “综上所述。”

  被方士芊包扎成了木乃伊的林洁躺在地板上,全身上下就露出了一双眼睛和嘴巴,“荣耀大陆上最负盛名的魔术师,要来我们微草了。”

  方士芊正背对着林洁,手中传来叮铃哐啷的声音,大约是在鼓捣大大小小的药瓶:“哦。”

  “……不是啊方士芊你这反应不对啊。”林洁实话实说,“你难道不是应该激动的绕着微草跑三圈然后大喊老娘终于能再见到杰西卡美人了天不亡我这样?”

  “噫。”方士芊嫌弃的露给林洁一个侧脸,手上开了盖的药瓶口冒出森森黑雾,“微草的治疗不可能这么痴汉。”

  林洁:……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林洁这么说不是没有根据的。

  作为方士芊的师姐,她所担负的重任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治疗之神的光辉耀眼的很,与之相对的是方士芊精分程度也严重的很,遇上不打架的时候就是安安静静窝在小窝里研究药草病理的小魔女,遇上打架的时候就是扛把斧头直接往人身上招呼的神经病。

  据说因为方士芊的暴力,严重影响了荣耀大陆上其他的治疗后辈们,导致大陆上渐渐流传开来一句话叫做“不会肉搏的奶都不是好奶”。

  林洁暗自喟叹真是人心不古,说好的治疗都是福音小天使的呢?

  结果这边林洁伤还没好骨头还没折回来,那边方士芊就连夜跑去了兴欣盘丝洞那儿找到了叶秀老妖精,一点也没顾和林洁的同门情谊。

  林洁继续躺在地板上,用作为一个魔道的毅力支撑着自己不要哭。

  ——忍住眼泪。

  ——完全忍不住。

  ——不忍了。

  ——哇。

  此处应有表情包。

  所以王婕希牵着高樱婕来到微草找到林洁的时候,这位好麻麻正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任由悲伤逆流成河。

  王婕希好心的上前扶起了林洁:“林前辈,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方前辈呢?”

  林洁沉默了一会儿,思索着要不要告诉王婕希实情。

  结果王婕希看林洁半天没说话,就自己先猜测了出来:“该不会是……”

  林洁以为她猜到了方士芊无情无义的真相,立刻点点头表达了看法:“没错就是这样!太过分了!”

  王婕希的左右眼都变成一样大的了,浑身颤抖着咬牙切齿:“怎么能这样呢?!林前辈你受了伤,方前辈再怎么说也只是个治疗,她们太趁人之危了!”

  林洁:……不好意思麻烦你再说一遍,风太大我没听清楚。

  王婕希:……哦,我刚刚以为你们是被邪恶势力偷袭了,还以为方前辈被她们捉去了盘丝洞审问,你因为躺在地上装死所以逃过一劫。

  林洁:……我到底该不该告诉她其实方士芊现在真的在盘丝洞?

  等到方士芊从盘丝洞那儿回来的时候,王婕希已经带着高樱婕在微草住下了,理由是王婕希觉得在外闯荡这么多年,也该给孩子找个安安稳稳的家。

  林洁都没敢问王婕希谁是这孩子的爸爸。

  她觉得王婕希这个人吧,有颜值有实力,还能带你装逼带你fly,魔道学者扫帚开道披风一甩熔岩烧瓶一砸整个一套是别人想学都学不来。要说好不容易泡到了这样一个极品之后艹完一顿生完孩子就跑那也是个天理不容没眼光的渣男或者渣女,这大陆上估计也没人会这样做。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一种了,王婕希家的那位……估计是天妒红颜英年早逝?

  啧啧啧,真是一提一把泪的辛酸事。

  照顾到王婕希心情的林洁选择闭嘴,她可不想王婕希因为往事重提而情绪失常一不小心情感波动较大引来个星星射线绝杀。

  方士芊回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一身古典Lolita打扮的人模狗样,连高跟鞋都换成了打着蝴蝶结的圆头鞋,白金色的长发上别着一顶小小的礼帽。

  林洁:你谁啊?

  方士芊:哟婕希你也在啊,这么巧。

  王婕希:……前辈好。

  高樱婕:……

  王婕希:来,樱婕,这是方阿姨。

  高樱婕:方阿姨好。

  方士芊:……

  方士芊盯着高樱婕看了一会儿,内心算盘珠子拨的啪啦啦啦响。

  然后她点点头,拍了拍手就有个小脑袋从门后钻了出来:“来吧小莂,见见你的阿姨们和小妹妹。”

  林洁:方士芊你背着我搞孩子?!

  方士芊:婕希都没说话呢你瞎BB什么?

  林洁麻溜的缩回墙角:说好的我是她最尊敬的前辈的呢?作者你驴我?!

  刘小莂走到方士芊身边,瞅了瞅王婕希,又瞅了瞅高樱婕。

  “这孩子天资不错。”王婕希点头,“是个好苗子。”

  “对吧对吧我也觉得。”方士芊弯下腰揉了揉刘小莂的脑袋,“我捡到她的时候她还被蓝雨的那个叫卢菡玟的小鬼头缠着比剑……咳我说的是那个剑……我看她速度不错就决定带她回微草啦。”

  王婕希让高樱婕去和刘小莂打个招呼,自己先和方士芊聊了起来:“你去哪儿了?我来的时候就看见林前辈一个人躺在地板上,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儿。”

  方士芊面露精光:“你这是在担心我?”

  王婕希:“并不。”

  方士芊了然:“没事儿,老叶都和我说了,你这叫口嫌体正直。”

  王婕希:“……”

  远方的叶秀紧了紧衣领:哎妈,这个冬天有点冷。

  “别岔开话题。”王婕希回过神,“说吧你到底去哪儿了?”

  “婕希你这样特别像深闺怨妇逼问她老公是不是半夜起床会情人去了……”

  王婕希举起了扫帚。

  方士芊立刻摆手:“放下武器听我解释!其实我是去了盘丝洞……啊呸,兴欣。”

  王婕希若有所思:“你准备投靠恶势力了?”

  “做一个光明的好人是可耻的。”方士芊义正言辞,“但我也没说我要被老叶挖墙脚啊,我就是去她那儿让她给我支个招。”

  “什么招?”

  “婕希你看我今天这身打扮怎么样?”方士芊得意洋洋的转了一圈,“老叶说我这样特别显年轻,你肯定特别喜欢,因为你是萝莉控。”

  王婕希摸出了一个烧瓶。

  方士芊打了个哆嗦:“慢着有话好说,其实我觉得我们的未来还是很宽广的。”

  王婕希想了想,把烧瓶塞回了口袋:“可是我们有两个孩子。”

  方士芊说没关系我都打听好了,等小莂长大咱就让她把蓝雨的那个卢菡玟娶回来,让黄韶甜和喻雯州那对奸妇淫妇没地方哭。至于樱婕……说实话咱们如果从现在开始抓紧时间好好调教就不怕到时候拐不回兴欣的那个叫乔伊蘩的小鬼剑。

  王婕希歪着脑袋看着方士芊:“所以呢?”

  “人多热闹啊。”方士芊开心的蹭过来抱住王婕希埋胸,“你不是喜欢孩子么?以后咱们会有很多很多的孩子的。”

  王婕希面不改色的揪住方士芊的长发,直接将方士芊的脑袋从自己的胸前揪了出来:“这算求婚?”

  方士芊眨巴着眼:“这个不算。”

  说完bia叽一口啃上去:“这样才算。”

  王婕希抹掉口水:“可是我还没答应和你在一起。”

  方士芊说没事啊这有啥,我都听老叶说啦,你一个人在外面这么多年也没遇上个好奶,现在你回微草来了肯定就是来找我的呀。

  ——没皮没脸哪家强,兴欣叶秀称一霸。

  那一刻王婕希的内心有无数条弹幕普通草泥马之力踏破长空,但最后她选择保持可贵的沉默:“哦。”

  ——因为方士芊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没过多久,大陆上又开战了。

  方士芊搂着王婕希的小蛮腰,站在山崖上看着远处的烟花:“哎哟喂婕希你看张佳乐出手了……哎那道蓝光是黄韶甜吧……哎哟我凑这基佬紫一定是虚空双鬼,那边的粉紫绝逼是烟雨的人……尼玛兴欣这次的红色不对劲啊怎么那么像姨妈红……”

  王婕希翻了翻手,灭绝星辰闪现。

  “干啥呢婕希咱们说好的中立呢?”

  王婕希:别说话……

  方士芊:吻你?

  王婕希:上来,带你去看烟花。

  山脚下的林洁围着沾满污渍的围裙,左手一块抹布右手一块肥皂。

  她左右看了两眼跟在自己身后的高樱婕和刘小莂,又抬头看了看天空中一闪而过的银色光芒。

  “呵。”她一把将抹布塞进围裙口袋里,从袖口摸出了个熔岩烧瓶。

  ——“我可是FFF教火系魔法师。”

#林洁不哭来我怀里#

#烧了这对狗女女#

#作者你确定这是西幻paro?#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叶秀对方士芊说了什么#

 

 

评论 ( 15 )
热度 ( 77 )

© 久汀_汀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