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汀_汀汀

此号作废,别关注啦



我有一只全世界最好的猹猹

【修伞】破光

  800fo点文回馈第二弹。

  《龙族》背景。

  顺便说一句其实我没看第四部,据说拆了我恺楚。Q_Q

  点文让我回忆起了那么好的故事。(ง •̀_•́)ง

  妹砸点的是言灵设定,我想了很久的私设。最喜欢的言灵是风王之瞳和无尘之地,但是想了一下觉得修伞这对都是暴力的主儿,所以私设了老叶是王权,沐秋是君焰。

  顺便说一句沐橙是风王之瞳,我觉得这个梗又可以和我开一个新坑ヽ(´・д・`)ノ比如文州是镰鼬,黄少是刹那之类的……

  如果有想看的妹子可以在评论区给我留言,我再去琢磨琢磨……

  完全停不下来!!!


——————————————————————————


  冲天火光如同岩浆般沸腾着呼啸而出时,天际刹那云腾斑驳。

  M134加特林没有辜负主人的期望,火舌灿烂的喷薄出装备部的特制汞弹。苏沐秋在不停歇的扫射下咬着牙调用起剩余的注意力,言灵领域再度扩张爆发,汹涌的热浪毫不留情的扑打在施加者的面庞上,这让他看上去不仅仅是凶神恶煞,还显得蓬头垢面。

  ——直到熟悉的人影自滔天炎浪中飞奔而出。高危言灵笼罩下的土地仿佛圣域,沿路埋伏的死侍还没来得及近身伏击便被精神控制,撕心裂肺的嚎叫被淹没在加特林的怒吼和不间断的爆破声中。

  “Perfect。”

  他听见那人说。


  这次的任务是清剿特罗拉的残余死侍。意大利小镇以烂漫的地中海天堂而闻名,清雅朴素的乡间小道通向十六世纪的古老教堂,不像其他景地那样游人如织,但却足够度过一个和平的假期。

  “如果上头没给我们安排这些事情。”

  叶修说出这句话之后就被苏沐秋瞪了一眼,手下力道加重几分,惹来叶修一阵嗷嗷叫:“卧槽苏沐秋你轻一点!”

  苏沐秋低垂着眼睫处理叶修手臂上的伤口。绷带上糊满了浓稠的血液,苏沐秋甚至从被撕裂的伤口那儿拔出一根死仕的碎齿:“你先闭嘴再说我。”

  一个小时前他们刚刚携手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火场余生,君焰从未被低估的破坏力在低压空气下极速膨胀,叶修跌跌撞撞的支撑着王权的领域奔向苏沐秋,在最后一刻与柯尔特M911的弹道轨迹擦肩而过,完美的命中仅存的目标。

  “我不知道你家里人是怎么想的。”苏沐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叶修觉得可能是之前这人在子弹的疯狂进攻下喊破了喉咙,所以声带都变得沙哑,“3S级的任务打算派你一个人单独完成?你到底是不是他们家的血脉?”

  叶修没搭腔,就这么听着苏沐秋絮絮叨叨:“要不是老吴那边传来的消息,我还真没法相信你家给你安排了这么个任务,而且你还接下了……急着送死去么?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要把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让给喻文州了?”

  等了好半天还是没等来学生会主席的回话,苏沐秋擦干净了手心的药粉和血珠后站起身来踢了踢叶修没受伤的左脚:“说话啊你,你不是能把黄少天都说的哑口无言的么?”

  “不是你让我闭嘴的?”叶修抬起眼,很无辜的样子,“狮心会会长大人不让我说话,我哪儿敢吱声。”

  这样干净纯澈的模样让苏沐秋怀念起了他们刚刚认识的样子。那时候叶修还是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少年,为了追寻人生的意义而离家出走,偏偏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被一穷二白的苏沐秋捡到,只不过黑夜中那双抑制不住的黄金瞳倒是吓到了苏沐橙。

  他们双双进入卡塞尔学院的那一年,叶修终于袒露了叶家大少爷的身份,在苏沐秋忐忑的目光洗礼下甩出了“但是我现在得到的一切都和叶家没关系”的郑重声明。

  叶家老爷子气的鼻子都歪了,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发作。倒是苏沐秋凑过来说了句公道话,说可是至少你的血统是叶家赋予的啊,你怎么能说一切呢?

  作为校董会的幕后操作,叶家历代出S级简直就是bug设定。这一代里叶修叶秋两兄弟虽说是双生子,然而卡在5月29号最后一秒出生的叶修就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S级,而5月30号第一秒出生的叶秋却是稍次一等的A级。

  A级也没什么,毕竟在这个B级已经很难得可贵的世界里,A级已经是近乎变态强的存在,但是可惜就可惜在叶修的言灵再次验证了霸总属性,而从小被哥哥欺负到大的叶秋弟弟却只能靠着天演的言灵安安静静做一个乖宝宝。

  叶修被苏沐秋这么一提醒,了然的点点头,揽住苏沐秋的肩头就又补充了一句:“至少沐秋是我自己拐到的。”

  ——所以说从最开始的青涩少年到现在没皮没脸的学生会主席,叶修在这些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准你说人话。”苏沐秋心累的摆摆手。浩劫过后他已经没什么精力再去和叶修吵闹,如果现在给他一张床,他能立刻倒头就睡。

  叶修点点头:“我和我家老爷子摊牌了。”

  苏沐秋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提问: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与狮心会会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回答:年少初识,相亲相爱。自入我校,闪瞎狗眼。汪的一声,笑看调情。卿本佳人,奈何他狗。自倒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你缺肾,我失心?

  总结:叶修老苏,一对狗男。

  当事人们毫不在意论坛里到底有多少挂人贴,内容千篇一律都是“叶修苏沐秋你们还我新配的钛合金狗眼”。叶修太懒,懒得去看那些小年轻们鸡飞狗跳,苏沐秋则是太勤快,三天两头总喜欢往装备部跑,把自己埋在一群注孤生的泡面桶里还觉得很开心。

  叶修跟苏沐秋说,这么多年了,老是有人骂我们狗男男,你怎么看?

  苏沐秋想都没想:“他们才是狗。”

  再后来就是苏沐橙的入学。漂亮的姑娘一身校服穿的优雅端庄,各科成绩都是无可挑剔,整天跟着叶修和苏沐秋腻在一起,怎么分都分不开似的。

  “所以一开始他们以为我是喜欢沐橙的来着。”

  叶修直视着苏沐秋的双瞳,心平气和的解释道,“直到我出面解释,他们才发现自己的继承人居然真的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这么多年的认识下来,苏沐秋深知叶修这个人虽然贱,但是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他不动声色的把绷带和药箱收拾好,顺手抄起一块抹布想要清理地面:“然后呢?决定棒打鸳鸯?”

  “是啊。”语调听上去居然很轻松的样子。苏沐秋趴下身蹲着的时候领口微敞,从叶修的角度看下去恰好是一片撩人的春光。

  他俯下身去用手勾起苏沐秋的脖颈,细长有力的手指绞着棕色的短发,构成了强迫苏沐秋正视自己的角度,“我告诉了他们,除非我死,不然我不会和沐秋分开。”

 


  每一个古典的故事里,王子都会如同骑士般虔诚的对他的公主许下用不背离的诺言,唱诗班圣洁的歌声洗礼着过往不堪的岁月。天神垂怜,赐予万丈光芒。

  但是就好像是其实王子的真爱是骑士一样,什么高唱赞歌都成了嘲讽。咏叹调不管怎么唱都没人注意到,因为整场故事都是错误的,现在有人要懒懒散散但是很让人信赖的站出身来,说这个世界太无聊了,这里没有我想要追求的东西。

  那个人叫做叶修。

  只配站在他身边的,毫无保留站在他身边的人,姓苏名沐秋。

  两个人在简陋的出租屋里互相撕咬着滚成了一团。叶修并非不擅长说情话,只不过还是因为他懒得令人发指,觉得情话这种东西说多了也没意思。苏沐秋向来觉得物质比精神重要,除了他对叶修和苏沐橙的爱之外,只要你给他足够让他心动的利益,他连狮心会会长的位置都能让出手来。

  可是现在,那个从十五岁开始就与他纠缠不清的少年用炽热的吐息安抚着他的灵魂,绵绵不绝的爱意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掀起一片滔天巨浪,活生生要把苏沐秋整个人都得溺死。

  “所以呢?”苏沐秋有些粗暴的扯开了叶修的腰带,一边同他接吻一边含糊不清的低语,“老爷子一气之下就把你派来执行这种任务?看来是真的想把我们分开啊。”

  叶修的手生的极为漂亮,在过去的日子里被无数人赞叹过,这些人里也包括了此刻正被他稳稳当当压在身下的苏沐秋。伪装纯情效果满分的白衬衣被轻轻松松的撩起,叶修毫不在意苏沐秋正在处心积虑的沿着某些私密之处摸索,大不了又是一次擦枪走火,这些事情也不是第一次。

  苏沐秋的指节冰凉,或者说是叶修的体温太烫了——这样的反差有点奇异,不过只要是苏沐秋给予的都是叶修想要的。学生会在与狮心会的竞争中从未甘拜下风,主席大人自然也不想输给会长阁下,否则还有什么资格去讨论身为一个作为上方的人的技巧?

  “你会慢慢习惯的。”叶修刻意压低了嗓音,酥酥麻麻的电流缠绵着融入苏沐秋的血脉中,引来苏沐秋舒服的喟叹,“叶家的王位之所以能稳坐到今天,不仅仅是因为S级特产。”

  “还是因为心狠手辣不近人情?”苏沐秋有些好笑的用双眸勾着叶修的视线,没被束缚住的膝盖坏心眼的顶了顶叶修,“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你们家老爷子有多宝贝你好嘛?你当我瞎了?”

  真正的瞎子可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自己男人的底线。叶修这么想着却没说出口,只是舔了舔因为失血并且缺水而干燥的嘴唇,而后重新啃上苏沐秋。

  “是啊。”沉溺于澎湃的热情中的苏沐秋听着叶修喃喃低语,“至少我们都活下来了,所以我们赢了。”


  叶修的这句话等到他们顺利的回到了卡塞尔学院之后才得到了应验。学生会和狮心会混成一团,夹道欢迎主席和会长的归来。叶修缠着绷带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换来黄少天一个热泪盈眶的瞪眼:“不好意思,你得等到明年我毕业了才能升任主席了。”

  “叶神平安归来就好。”喻文州打量着叶修的伤势,最后决定还是直接将手上的花束塞到苏沐秋的怀里比较好,“苏前辈也是,恭喜。”

  苏沐秋对喻文州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学弟很可靠也很有潜能,最重要的是特别会做人,不像叶修那样的学生会败笔,放出去就是让别人觉得学生会迟早要完。

  下属们热烈欢迎的场面是苏沐秋早就能预料的到的,但是令天才万万想不到的是隔着老远站着的冯宪君和叶家老爷。西装革履面容平静,看到了从地狱滚了一遭回来的精英学生都没有半点反应。

  “知足吧。”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在了他的耳边,“这是妥协了的意思,祝贺你终于能正式成为叶家的媳妇。”

  苏沐秋有点发懵,在学生和下属们的簇拥下通往百年前修筑的古老礼堂时还有点回不过神,确切来说是因为没料到这就算是一个故事的完结。他用余光瞥着身边的叶修,发觉到故事中的另一个主角早就欢欢喜喜的与他人闹成一团,等着最后一个庄严而又平常的亲吻。

  尾指被令他安心的体温包裹住的时候正巧停下脚步。学生会与狮心会的成员们训练有素的迅速扩散开来,喻文州和王杰希作为两边势力的二把手,正含着笑向他们的上级行礼。

  “太做作了。”叶修说,“是庆祝我们并没有如同我家老爷子预料的那样,直接被送进英灵殿?”

  “荣光为你们加冕。”喻文州风度翩翩,而叶家主人的面庞透着些轻松平和的出现在这位副主席的身后,目光却是牢牢锁定在叶修和苏沐秋紧紧勾缠的尾指上。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圣经的洗礼在此刻都不算什么,唯一值得叶修记住的只有这一句。他能感受到苏沐秋的情绪波动很大,战场上心理素质强到可怕的优等生在疯狂的爱情中不自觉的颤抖。

  “瓦尔基里的遗憾。”叶修扬起眉梢,这让他本就清俊的五官难得的显出精神抖擞,锐利的眸光中透着藏不住的自豪与骄傲。他毫不扭捏的牵起苏沐秋的手,在近乎全校师生面前弯腰献上吻手礼——

  “我们的荣幸。”


  当天晚上的宴会里再次缺少了主角。安珀馆灯火辉煌之下是香槟和吕萨吕斯的甘酿,提琴声与安详的合唱完美结合,叶修能听的出来是费了不少心思。

  可是他还是带着他的情人——不,现在是名正言顺的恋人一起,从事先摸索好的小道里偷偷溜了出来,沐浴在宁静空明的月光下呼吸着自然的气息。

  “来吧。”他随意的揉了揉苏沐秋的短发,“带你见证一下真正的音乐。”

  “我可告诉你,现在你们学生会的首席提琴手是黄少天。”苏沐秋没像以往那样一巴掌拍掉叶修的手,而是带着揶揄的投了个目光给不远处的安珀馆,“不怕我把这句话告诉了少天之后,他吵着闹着要和你决斗?”

  这倒是无所谓。叶修耸耸肩,反正胜负摆在那儿,对付黄少天就是要先发制人,当你不要脸的程度压倒了他的反应时间,那么你十有八九就能取胜。

  不过苏沐秋自从进入了卡塞尔学院之后倒是改变了许多,这让叶修觉得既惊讶又期盼。温和开朗的南方少年骨子中生成的坚韧在跌跌撞撞中生根发芽,叶修有时候会梦到五年前的盛夏时节,苏沐秋围着简陋的围裙在狭窄的厨房中忙碌的模样。当他从梦境中睁开双眼时,耳边是二十岁的苏沐秋平稳的呼吸,细水长流的旋律。

  “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吗?”月光笼罩下的叶修眉目清和,“在我离家出走之前,我可是要被培育成一个音乐家的。”

  “结果培育过程中出了一场严重的意外,导致收获了一个虚胖脸T?”

  “感谢出了那场意外。”

  叶修不费力气的将苏沐秋圈进怀里,两人相差无几的身高让叶修的每一次吐息都能精准的挑逗着苏沐秋的耳垂。苏沐秋无意识的嗅着叶修身上清淡的气息,嘴角渲染着满足的笑意。

  他们熟练的侧过头接吻,安珀馆中悠扬的旋律在此刻被无限屏蔽,耳膜中满满充斥着的是彼此剧烈的心跳声,除此之外他们再也听不见其余喧嚣繁杂。

  上帝。

  ——这是我听过的,最美的音乐。

 

 


 

 


 


评论 ( 72 )
热度 ( 157 )

© 久汀_汀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