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汀_汀汀

此号作废,别关注啦



我有一只全世界最好的猹猹

【方王】不同paro的同一个梗

   RT,突然想玩这样的放飞自我。

  这样的同一个梗,文末放出,不在文前给出是因为可能造成出戏严重的倾向。

 

 

——————————————————————

 

 

【古风paro】

  他折下那株墙角白梅,竹绿广袖上拢着一抹溶溶月色。王杰希难得没同这般孩儿气的举动较真,只眯着眼坐在庭阶上瞧他弯起嘴角时的模样,平平淡淡唤他一声师兄。

  “亏你还记得我是你师兄。”方士谦不紧不慢的晃到王杰希面前,手一松便让梅花落入王杰希的怀中。转个身利落的坐在人身边时也没管什么天阶夜色凉如水,他偏过头看王杰希的侧脸,干净明朗的线条勾勒出少年眉目,“你自己说说,你有多久没这么叫过我了?”

  他俩竹马并肩,相差无几的年纪里先后拜入微草堂下。年幼时期的方士谦总是带着天生那股骄傲劲儿,绷着脸一板一眼的让王杰希开口闭口都得恭敬地叫他“师兄”,王杰希在最初的时候本不稀罕这样的行径,可还是碍在同门的面子上遂了方士谦的任性,久而久之一声“师兄”唤成了习惯,倒是再难改口。

  年少得志,既出师门,王杰希反而不喜欢正儿八经直呼方士谦的名字,见着人之后索性仍旧点点头算作行礼,被方士谦眼一瞪脸一甩还要在人前不动声色的哄,大多时候站在身后叫一句师兄,其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能瞄见方士谦微弯的眉眼。

   哪儿是师兄啊。王杰希在心里说着,分明是个还没出师的徒弟。

 

 

  被师弟当做徒弟对待的师兄嗜酒如命,少年时期在林杰的管教下就敢醉卧痛饮。林杰辞下一身包袱将微草堂的担子交到王杰希的肩上后,方士谦更是不分日夜有酒为乐,王杰希几次想要劝他几句,都被方士谦清醒的很的接连骂了好几天。

  “王杰希你是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他在堂前的花树下抱着酒坛,绯红的眼角扫着王杰希的从容坦然,“我就是喝不醉,哪儿需要你管?”

  是是是。王杰希叹口气,上前几步拉近些距离。师兄乐的自在就好,只是这坛春酒若要按着师兄的喝法,算是糟蹋了不少,都说春水煎茶最为惬意,师兄何不试试小杯共酌?

  “共酌?”方士谦本是做好了再将小师弟奚落一番的准备,却没料到这一次栽了个大跟头,两个字在舌尖上滚了一圈之后利落的给自己断了后路,“与你?”

  回过神时只看得到王杰希眸子里像是亮着夜幕星辰,稚气还未褪尽却显得青涩勾人。

  ——与我。

 

 

  话说出口,便像是温了一壶好酒,稍稍抿一口便能叫人暖起身子。

 

 

  王杰希在平日里对其他杂碎琐事都细心到不行,可偏偏懒得去数到底将就着方士谦多少个年岁。他时常独自留在书房中翻着卷宗,心里想的都是方士谦在闹市长街上打马走过的情形。日子横竖都是一天天过去,他站在廊下看微草堂一派生机,或是卷着竹简指导弟子道法自然。方士谦带着陈酿来找他,他便闭门谢客,照旧唤一声师兄,与他共饮一樽酒。

  王杰希,你怕不怕一个人过活?

  盛夏的蝉鸣刺耳得很。方士谦摇晃着杯中残酒,像是有些朦胧的醉意。

  不怕。王杰希摇首,举杯一饮而尽。

  那便好。方士谦又说,露出的笑容有些痴癫,可还是好看的紧——和你喝酒果然没错,来,再叫一句师兄听听。

  “师兄。”

  他叫着,一声复一声,掩着枝叶葱茏间的那些蝉儿,直叫到方士谦心坎里去。

  “哎。”

  方士谦一一应了下来,逆着光打量着王杰希的面庞,素来能言善辩的一张嘴到头来再吐不出一个字,喉头像是卡着不大不小一块鱼刺,轻重难言却能刺的生疼。

 

 

 

  等到方士谦引以为傲的小徒弟袁柏清跌跌撞撞的冲进王杰希的屋子里时,炉子里的檀香都冰凉沉积。王杰希在日头正烈的午时披着初春时节里御寒的绣草氅衣,将嫩茶递给喘着粗气的袁柏清。

  “没什么的。”他对着眉眼张扬的少年说道,伸手按住少年肩头时还能感受得到抑制不住的颤抖,“随他的愿,他想明白了就会回来。”

  可他方士谦一想就是三年,而且是来不及想明白就糊里糊涂的闯了回来。

  战事四起,王都垂危,微草堂只留他的师弟一人守城。老弱残兵统共不到千人,王杰希区区一介文臣却要被当做武将使唤。方士谦一路策马狂奔,哪儿还顾得上寒风如刀,翻身下马之后脚不沾地的奔向后院,果然瞧见王杰希还是三年前目送他离开时的样子,一身浅翠倚着竹藤栏杆,笑起来的样貌还是可爱的很。

  “我回来了。”方士谦大口喘着气,试图平复着乱成一团的呼吸。

  “你回来了。”王杰希绕过回廊,走到他眼前替他整理鬓角。

 

 

 

  两人重新举杯共饮。王杰希还是云淡风轻的老样子,方士谦却怀了一肚子的心思,眼睛忍不住去瞥王杰希怀里的那株白梅花。

  “师兄。”他低下头拨弄两下花蕊,嘴角还是噙着笑的,“堂前马草干粮都准备好了,天亮时你便可以离开王城。”

  王杰希像是在叨念些邻坊家常一般将话平和的说出口。方士谦原本还存了些风流恣意的潇洒态度,却硬生生被这一句拐出原样,险些摔了酒杯跳起脚来:“王杰希你什么意思?我既然回来了又怎么可能离开!”

  守城必败,将士必亡,这些根本都是毫无悬念的结局,可是方士谦从安定的南国马不停蹄的赶回空城,打定的主意本就是寸步不离。

  没什么好想的了。他告诉自己,反正再怎么想都绕不过一个王杰希。

  “师兄你也问过我,怕不怕一个人过活。我说不怕,你便说那便好。”王杰希还是笑着,哪怕是方士谦此刻的目光有些凶残,“这句话再由我问你一次——师兄,你怕不怕一个人过活?”

  问出口之后,答案都不重要。

  他没再看一眼方士谦紧握的双拳,只将目光转向了庭前那株枯枝萎败的花树,想着多年前的某个春日里,他披着件早春氅衣站在那儿,问着方士谦说何不试试小杯共酌。

  等它下一年岁,春日有幸,也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告诉方士谦,那株花树下还藏着王杰希年少时亲手埋下的一坛老酒,等着与同门那位总爱对他挑剔找茬的师兄举杯共饮。

 

 

 

【西幻paro】

  “哦,抱歉。”

  王杰希第六次用扫帚拍下低空中乱窜的光影时,精灵有气无力的哀呼声在他耳边做最后的挣扎。他站在洞穴口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发现周围除了被飞行工具拍的晕头转向的草木精灵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活物。

  他从魔法斗篷里掏出那张大陆地图,回忆着地摊上那个老朽的商贩为他指引的道路。三个铜币换来的治疗之神的情报似乎并不太能相信,王杰希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伸出手指在牛皮地图上画着圈。

  “我劝告你最好别念什么歪门邪道的咒语,否则洞穴外的藤树会把你裹成蚕茧。”

  这声音真是太熟悉了。压低魔术帽檐的魔法师又觉得三个铜币花对了地方,肩上被人拍了下之后他摘下手套,没理会无声出现的医生正打量着自己一身装备的目光:“好久不见,你倒是在新衣服上下了不少功夫,是在追赶时尚潮流?”

  “不,这只是因为孩子们说黑紫搭配比绿色更适合我。”王杰希义正言辞的注视着方士谦的双眼,透过瞳孔能清楚的看见自己这身魔术袍确实有些审美奇特,“你知道的,小别和柏清他们都像你,对于强迫我换新衣服这件事有着让我害怕的热情。”

  ——这不是废话嘛,毕竟是跟着我长大的孩子。

  被间接指控为元凶的一方家长耸耸肩,随意的打了个响指就让原本瘫软在地上的精灵们重新鼓着翅膀浮在半空:“要不要进去坐坐?虽然它长得像个小山洞,但是你要相信进去之后是片草原。”

  “不,还是算了吧,我不想进入草原去做一匹野马。”穿着橙色蓬蓬裙的精灵大概是受了方士谦的眼神驱使,大着胆子飞扑到王杰希的鼻尖上。浓郁的香味刺激的鼻腔一阵难受,王杰希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吓得精灵们尖叫一声之后四处散开。

  “真对不起,我忘了你对葵花花粉过敏。”小小的恶作剧得逞之后往往能让方士谦产生巨大的快感。王杰希连白眼都懒得丢给他,揉了揉鼻头之后声音还带着点鼻音,清清嗓子之后还是照样开口,一脸严肃:“我来和你说一下英杰的事儿,说完我就回去。”

  这样一板一眼的王杰希让方士谦有点怀念,当初他俩还是青涩少年的时候相处模式就和现在没什么差别。抱在一起滚了床单之后就一直是王杰希宠着方士谦,管他方士谦是不是蹬鼻子上脸,王杰希眼光一瞄扫把一挥,方士谦再怎么熊都不敢熊到天上去。

  外出修行这几年里,他是不是受了自己一个人在家带一群孩子的刺激啊。方士谦摸着下巴思索着,小王先生这是一年赛一年的逆生长?说话腔调都还原到了二九十八的年纪?

  “行呗,你说。”方士谦左右琢磨着还是得再听听口风,“英杰怎么啦?哎我要事先说明啊,这孩子我管的不多,一直都是你在教他,你可别告诉我他变成了小别柏清那样的啊。“

  他们家除开三公举和扛把子担当的王杰希,也就高英杰一个孩子画风清奇能成大事。王杰希骑着扫帚飞了半天来找他,万一真和他说在你离家游历这三年里微草已经拥有了第四个小公举,方士谦是认认真真觉得得先给自己刷个回复术。

  他伸出手来摸索着胸前的十字架,先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王杰希有点嫌弃的瞥他一眼,开口说出实情:“并没有,是因为英杰再过几天就要开始职业课程了,所以我来和你商量一下关于他的职业问题。”

  大陆上的居民们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就必须选择一项职业,学习职业技能来维持生存,否则就会被视作游手好闲的流浪者。凭借医疗技能闻名大陆的医生松开了手中紧握的十字架,带着意料之外而又顺理成章的眼神看着魔道学者:“这种事情当然是问英杰自己啦,你小时候选择当一个飞天小扫帚的时候你父母管过你么?”

  “没有。”王杰希否认,“英杰说他也想做一个魔道,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啊,正好可以当你的接班人。以你管孩子的态度来说,你肯定会亲自教英杰,这样的话大陆上下一任的扫帚王又是咱们家的了。”方士谦头头是道,还冲王杰希挤眉弄眼,“我觉得骑着扫帚飞来飞去还挺爽的,尤其是还可以一边飞一边扔烧瓶洒泻药,上次你喂了黄少天满脸冰粉的画面我到现在都记得。”

  ——行,那我回去和英杰说他爸同意了。

  王杰希点点头,重新戴上纹着魔法阵的手套就要转个身。方士谦抱着手环着臂在他身后嘚啵,说哎王大眼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就回去了?

  “你不是修行还没结束么,你继续,我先回家烧饭。”王杰希骑上灭绝星辰,做好了起飞姿势,就差一个蹬腿。方士谦一听这话,立马就拎着人的衣襟从扫帚上给揪了下来,跟他说你别扯,非非做饭饿不死他们。

  饿不死,能毒死。王杰希神情冷漠,我最近在研究怎么把非非炒的菜转化成粉末或者岩浆,下次遇上怪就可以直接朝脸上扔。

  多大仇啊?最毒不过妇人心,王杰希你也差不了多少。方士谦握着魔道学者的手腕拽到怀里,想了想之后还是撩开额发给了个吻,果然瞧见魔道先生没藏住满足的笑。

  “我跟你说。”他乘胜追击,颇有些大气的一挥手,说出的话又一下子把原型暴露的彻彻底底,“你这身骚紫不适合你。走,方哥带你去草原上换衣服。”

 

 

 

 

【ABOparo】 

  王杰希推开房门,扑面而来一股柠檬味儿让他觉得够呛。

  “方士谦你大白天的想干什么?”他有些嫌弃的用左手捏住鼻子,右手还像模像样的挥了几下,“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Alpha?能不能收敛点?”

  刚进过道的时候就闻到酸溜溜的柠檬味,住在隔壁的小情侣半敞着衣衫站在门口喊住不明状况的王杰希,说你家那位是个Alpha吧?这信息素的味道爆发起来怎么比Omega还要熏人呢。

  对不起。王杰希礼貌的先道了句歉,三言两语的用大概是受什么刺激的原因来解释方士谦这样异常的行径。掏出钥匙开门后那股信息素的香味更明显,王杰希弯下腰来换鞋子的时候都有点双腿发软,等他找到窝在卧室床上的方士谦的时候,王杰希真是连摔门的心思都有了。

  始作俑者披着床单从床上蹦了起来,一头短发给不老实的睡相压的乱糟糟的,连眼镜都是戴的歪歪倒倒,整个人的模样都蠢得不忍直视。瞅见王杰希倚着门看着自己,他还拉下嘴角一脸不高兴:“你是不是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Omega?今天都几号了你还早出晚归的,也不怕出事?”

  ——就这点出息,和信息素一样的酸味。

  王杰希一听方士谦张口就明白是什么状况。无非是发情期要来临,两个人又是上个礼拜才在一起,之前的身体接触最多就是临时标记,亲一亲拉拉手抱一抱就是死活没有滚床单的事儿。好不容易给方士谦熬到王杰希的发情期,结果小王同志这两天工作忙的很,天天要去单位报告,抑制剂吃多了又总归是对身体不好,可要是不吃的话,哪儿有Alpha敢把发情期即将来临的Omega一个人放出去的道理?

  “我请过假了。”方士谦故作凶巴巴的样子让王杰希都不忍心看下去,这已经是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都不屑用的伪装了,“就从明天开始,一周的假期,直到发情期度过为止。”

  这话一说出口,对面凶神恶煞的那张脸上神情缓和了不少。方士谦从鼻孔里哼出一声气来,叨叨着这还差不多。

  “行了,不说这个了,你把身上那味道收敛点,我去做饭。”铺天盖地的柠檬味实在是在挑战王杰希的理智极限,他把脸转过去背对着方士谦。幸亏自己平时闻不惯柠檬味,要不然现在都得脚一软直接压在方士谦怀里,哪儿还需要做什么晚饭,干脆两个人抱在床上滚一团算了。

  可是方士谦不开心的时候就立刻甩脸不干,脑回路说简单也简单,但是王杰希和他认识了这么多年,直到现在也没把他完全琢磨透。就像现在他蹿下床几步跨过来,一把勾住王杰希的脖子就给扯了回来,嘴里还嚷嚷着:“你等会儿我和你说个事。”

  说个事有必要弄成绑票一样的么?王杰希懒得再说他,嗯了一句示意接着说。

  “那啥,你之前不是说过你不喜欢闻柠檬嘛,说不定你今晚洗碗的时候就能进发情期,你¡¤¡¤¡¤¡¤¡¤¡¤不介意我信息素啊?”

  “我只是不习惯闻柠檬味而已,太酸了。”王杰希这下子真要撑不住了,肌肤接触带来的体温升高能让他差点一头栽下去,“介意的话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在一起?你去问问黄少天他愿不愿意和秋葵味的喻文州在一起。”

  “哦,其实柠檬味真的没你想象中那么难闻啊,又不是榴莲味,你难道不觉得柠檬味儿闻久了之后有种清香的感觉?”

  “方士谦你如果不想晚上饿肚子的话就放开我。”这下是真的要出事,王杰希都要怀疑方士谦是不是故意凑过来的。耳垂那儿烧得厉害,他想动手推开方士谦,然而Omega在此刻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资本。

  Alpha“咦”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再开口说些什么,已经有馥郁的红茶香味钻进了鼻尖。他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僵直在原地的王杰希,随即了然的笑了笑,挑起眉头来的样子满满都是坏心眼。

  “你看。”方士谦话音上挑,手上的动作还是麻利得很,三两下就把王杰希抵在紧闭的房门上,略微低下头来和自家Omega四目相对。

  ——我觉得,今晚挨饿的人会是你。

  方士谦这么说。

 

 

 

【龙族paro】

  他站在芝加哥街头兜紧了风衣,硕大的太阳镜遮住了半张俊挺的脸。街头走过的女郎们来回用审视暧昧的目光朝他示意,他也能照单全收,遇上个别实在是身材火辣窈窕妩媚的极品,他还会主动送上一声口哨。

  电动报告牌上的天气显示都已经换过好几轮,冷热交替的滋味确实不太好受。方士谦计算着自己已经在这儿傻站了多久,算清楚之后又冒起一肚子火气。王杰希那个兔崽子已经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整整两个半小时了,要知道他中午还没来得及啃一口三明治,就被强行拖拽着陷入一场于低级死侍的械斗中,弄到现在连想喝一口热咖啡都不行。

  因为他得等着小兔崽子平安归来。

  “我强烈谴责组织的做法。”方士谦凑近了风衣襟口内别着的微型通讯机,伸出手来在面前搓了搓,“我是一个奶你们知道吗?我拒绝和一个暴力分子一起执行暴力任务,况且这个暴力分子的言灵毫无特色。”

  “首先,虽然你是一个奶,但是你有一颗隶属执行部的心,这是学院上下都清楚的。其次,如果你再说一遍镜瞳毫无特色,我一定会怀疑你的大脑被死侍吃了。”执行部部长的声音透过隐形耳麦传递而来,方士谦撇撇嘴,有点看不起这个被用烂了的死侍梗。

  “你要这么想,当年王杰希和黄少天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多无聊,黄少天那厮开了言灵刹那,王杰希也跟着他开刹那,一个用自创的什么幻影无形剑斩斩斩,一个用顺手摸来的古刀正面肛。哎你说那时候咋不让他和苏沐秋来一场呢?哇只见两人同时燃起君焰,卡塞尔学院在烈焰中舞动的火花里被烧成了灰,龙族趁机入侵,GG。“

   ”我不得不提醒你,刚刚你的言论里已经有了触犯校规校记的倾向,你要是不想被记过处分的话,就老老实实在这儿呆着。“部长在一板一眼的说教后还是叹了口气,顿了两秒钟后补上一句,”不过你要是真不想和他一起执行任务,是有个最好的方法的。“

 

 

 

  事情的结果就是当街角终于出现熟悉的身影时,方士谦已经自我放弃的坐在街边提供的小圆椅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刚从报贩那儿买来的晚报昏昏欲睡。王杰希走到他面前朝他挥了挥手,他有气无力的抬头瞄了搭档一眼,开口第一句话不是关心任务完成结果,也不是担心王杰希有没有伤到哪儿,而是简单明了一句”我饿了“。

  这让王杰希有点惊讶,方士谦看上去的确不像在说谎话:”你还没吃?我让你在这儿等我就是因为这条街上餐厅很多。“

  ”吃什么啊我在这儿站了一下午,二十分钟前才坐下来。“方士谦将报纸丢在撑着胳膊的桌上,扶着桌子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之前一直绷着神经没管乱动好嘛?我还以为你会把那个变态杀人狂引到哪儿来然后咱俩一起对付,或者你在前面单挑我在后面给你开无尘之地。我还在想你挑这么个人流量凶猛的地儿是不是想上明天的头版头条,结果我等了那么久别说变态杀人狂了,连没清除干净的死侍都没一个。“

  他这样一抱怨,王杰希也全都听明白了,琢磨着这样的话解释事实有点尴尬,但还是不得不说出来,好歹不能让方士谦觉得自己是在故意耍他:”其实一开始的打算就是我一个人去解决目标,你在这儿随便挑家餐厅吃吃饭等着我的······我没想到没解释清楚所以会造成······嗯,让你饿了一个下午的误会。“

  得嘞,感情还是个误会。

  方士谦摘下对他来说有些碍事的太阳镜,借着晚霞余光打量着王杰希。小学弟年轻出挑的面部轮廓被火烧云映衬的灿烂,漆黑的瞳孔里像是跳动着未熄灭的火焰。

  ——那个杀人狂的言灵看起来挺厉害?你都把黄金瞳点着了?

  龙族基因学系的学长将自己的太阳镜架到了学弟的鼻梁上,听着学弟没什么感情基调的回答:“确切的来说没有什么言灵是不能被使用者最大程度的使用的。他挺难缠的,但是我对付他还是绰绰有余。”

  “得了吧,你该庆幸调查资料显示他的言灵不是什么鬼胜啊阴流之类的,不然我估计你现在得一身破破烂烂。”方士谦随手在王杰希的肩上拍了一下,当做简单确认己方人员是否受伤,“你这身衣服挺贵的,弄烂了多可惜。”

  偶尔听听方士谦像个正常人一样计较着这些事情也是挺好的。王杰希这么想着,就任由方士谦又在他的背上拍了拍,动作有点像再给自己抖落衣服上的灰尘:“你和杀人狂斗智斗勇的时候,我和执行部那个部长老头商量了一下,我和他说我身为一个奶,实在不想和你这样的疯子一起执行任务。”

  “嗯。”王杰希说,“然后呢?”

  “然后?部长老头说我当年校规考试一定没及格,因为我忘了校规里最重要的一条,叫做一对恋人没有资格成为任务搭档的。”

  方士谦即使说着这样的话,也照旧是满口无所谓的态度,可是当他直起腰来上前搂住王杰希的腰时,眼里那份倔强的认真劲儿倒是让王杰希忍不住弯起嘴角笑起来。

  “别笑。”他咬着王杰希的耳廓,声音含含糊糊,“让我想想,为了庆祝我们这是最后一次搭档执行任务,今晚去哪儿比较好。”

 

 

 

 

 

 

 

 

 

 

 

 

 

 

 

  大概就是以上四种······其实还有很多paro没来得及写,比如校园paro哨向paro吸血鬼paro以及原著向。

  龙族paro同设定方王小短篇走这里http://jiutingzonggong0807.lofter.com/post/1d50fbb9_9f1f84c,古风paro想看老方老王角色互换走这里http://jiutingzonggong0807.lofter.com/post/1d50fbb9_99dda90

  容我偷懒去洗个澡,洗完之后就去舔老公们了,耶。

  以及主题是【发车失败】,通俗来说就是【拉灯】。

  自己意会,拒绝言传。

  

评论 ( 25 )
热度 ( 193 )

© 久汀_汀汀 | Powered by LOFTER